今日論衡
  之民生探微
  針對央視曝光珠江廣州段等檢出抗生素超標的問題,繼廣州自來水公司回應稱並不在報道所提到的珠江段取水之後,市環保局昨天亦稱,廣州嚴格按國家規定的109項指標定期對地表水和飲用水源地開展監測,但其中未包含抗生素類指標。
  從兩份回應中不難看出,供水單位意在以取水水源地有別化解輿論危機,而環保部門則有以抗生素不在檢測規定指標之內來撇清與水污染干係之意,但這些回應顯然還不能徹底消除公眾疑慮。
  雖然地表水抗生素殘留與飲用水安全是兩個問題,並非具直接與必然關係,不應混淆,但並不意味著就絕對不相干。部分河段被髮現抗生素污染,但環保部門也坦承包括飲用水源地的水質監測未含抗生素類指標,已足以證明水質潛在相當的危險因素。而事實上,今年5月有消息披露“珠江水含抗生素”的問題時,廣州市環保部門也僅是籠統回應“地表水中含有抗生素與飲用水安全並沒有直接關係”等,並無詳實的理據釋疑。
  曾有科研機構指出我國地表水中含有68種抗生素,且濃度遠高於工業發達的國家,還檢出90種非抗生素類醫葯成分。抗生素影響環境中微生物的生態平衡並有可能進入人的食物鏈,其所帶來的危害無需贅述。迴避公眾對水質含抗生素危害的憂慮而以“國家標準並無抗生素檢測”作答,實際上有偷換概念之嫌。
  由此,以“水質達到國家標準”等回應社會關註,顯然難以消弭公眾的疑慮,地方環保部門與供水單位能否主動升級檢測標準,補上“漏檢”抗生素指標之缺,以科學可信的依據說話,而不是以一句“符合國家標準”來釋疑?
  廣州環保部門最新表態稱,將積極開展水質抗生素類指標檢測方法的研究,無疑有其必要性與緊迫性,而且“研究”不應僅是化解社會疑慮的措詞。雖然行內對水質檢測該不該檢測抗生素指標未有形成共識,就像奶粉當初檢查三聚氰胺一樣,誰會想到知名奶業企業也會添加工業成分的三聚氰胺?但基於對民眾的健康乃至對生命安全的負責,哪怕僅僅出於防患,主動而為地增加水質標準檢測項目恐怕也並非多餘。讓獨立專業權威機構介入專項檢測,將結果公之於眾,接受社會監督,以取信於民,應該是可行之舉。
  另外,不得不說,水質標準檢測項目的補缺仍屬後端設防把關。水體中抗生素來源包括人和動物的代謝物排泄、禽畜和水產養殖業抗生素使用以及涉抗生素生產企業廢水處理後殘留的抗生素類物質。央視曝光,全國四大抗生素廠之一的“山東魯抗醫葯”大量偷排抗生素污水案例、在自來水中檢出阿莫西林以及珠江廣州段脫水紅黴素等含量遠高出歐美髮達國家河流同類成分的含量等,令人觸目驚心。相關部門協調加大對涉抗生素生產企業和醫療機構的監管力度,減少各類污染物的排放,從源頭對抗生素使用與殘留渠道進行有效的控制,實際上已刻不容緩。
  牛日成  (原標題:自來水標準檢測)
創作者介紹

自由行

jqylnop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